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大哭!結婚七年,老婆終於不害怕做愛了...治好她的男人卻不是我…

「我和老婆結婚七年,我們是初戀,都是處男處女。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愛,她也一樣。 每次要做的時候,她總是喊痛,我雖然很硬,也很想要,但總覺得沒理由強暴自己的老婆,因此,我都會做很多的愛撫才開始脫褲子

大哭~結婚七年,老婆終於不害怕做愛了...治好她的男人卻不是我 昨晚深夜的性福門診來了一個孤單的形影,剛做完最後一個治療的我看見他,只覺他好難過,一坐下來,我問,是什麼問題?   他說,我的問題和你們的不一樣。   「我和老婆結婚七年,我們是初戀,都是處男處女。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愛,她也一樣。 每次要做的時候,她總是喊痛,我雖然很硬,也很想要,但總覺得沒理由強暴自己的老婆,因此,我都會做很多的愛撫才開始脫褲子。 老婆包在褲子裡面非常濕,但一脫下來就乾了,而且每次都這樣,惡性循環久了,變成只要她一說痛,我就軟了。   就這樣過了許多年,她也試著去看婦產科,醫師建議她可以先用細的棒子自己插入看看,但她就是不敢,最後也不了了之。 而我的狀況也愈來愈糟,她也要我去看醫師,可是...我總覺得問題不在我,就這樣一直拖著…...」   「結果呢?」我問。   我心想,這樣的個案其實我們遇到很多呀。 可是,他還等不到我說這句的時候就哭了……   「來不及了!」他摀住臉哭泣。   「是怎樣來不及了?治療就好了呀!」   「她不知什麼時候交了一個男朋友,我都不知道,最近被我抓到她異常的加班,有時說還要住在公司,我覺得很扯,所以翻她的Line,發現她已經『好了』,但都沒告訴我。」   「好了?什麼意思?」我更詫異。   「她自己去找一個男人,說他很厲害,在她一不注意的時候就插進去了,而我老是在洞口找好久,弄得她很緊張,現在她不但可以插前洞,也可以插後洞(肛交),她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後來呢,我一氣之下與她分開了! 噢,應該是說,我離家出走了。但我還是很生氣,我覺得是她對不起我,我就和她父母說,現在雙方家人全都攪進來了,我看婚是一定非離不可了,我的家破了!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他崩潰大哭。   真的,他沒做錯什麼,唯一遺憾的是沒有及時治療,很多事,還沒發生都不算太遲,今晚的夜色,有點涼,這樣的男人,真的很孤單!   作者簡介_ 童嵩珍 ( 現任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主任 ) 童嵩珍,臺灣第一位性治療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主任、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畢業後曾至美國及德國進行性治療訓練,為臺灣第一位運用非藥物、非手術的方式介入性治療的領域。2006年開始從事性治療工作,目前已經成功協助超過1000人以上解決他們的性問題。主張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為基礎,成功將性治療納入兩性關係中。   本文經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授權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