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阿姨~別哭,妳的女兒去當天使了!接下來換她來守護妳

今天帶孩子回診長庚醫院要重新安排開刀的日期(我孩子一輩子的朋友~先天性青光眼→重新預約開刀日期篇)沒想到卻讓蔓蒂媽遇到了一個讓蔓蒂媽整天都心神不寧的事…事情是這樣的一如往常的提

今天帶孩子回診長庚醫院要重新安排開刀的日期(我孩子一輩子的朋友~先天性青光眼→重新預約開刀日期篇) 沒想到卻讓蔓蒂媽遇到了一個讓蔓蒂媽整天都心神不寧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 一如往常的提早報到,看診進度19號,而我們掛23號 很幸運,再等一下下就好 然後抱著兒子隨性的就在診間門口旁的椅子上坐下來 旁邊坐著一位約莫50~60歲上下的阿姨,看到我們坐下來便對著我家鑲金兒笑了笑,蔓蒂娘也有禮貌的報以微笑   阿姨:「孩子怎麼啦?」 蔓蒂:「先天性青光眼」 阿姨:「啊!家裡有人這樣嗎!?」 蔓蒂:「目前知道的是沒有」 阿姨:「兩隻眼睛還是一隻?」 蔓蒂:「單眼,左眼」 阿姨:「開刀會好嗎?!」 蔓蒂:「不會好耶,只能一直控制」 阿姨:「就像糖尿病高血壓那樣?」 蔓蒂:「對」 阿姨:「只有這個孩子?」 蔓蒂:「嗯,一個」   阿姨說話的語調很輕很柔...每問一句話都還會稍微停頓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其實這時候蔓蒂媽並沒有多想什麼,因為這樣的對話太常發生在蔓蒂媽身上了 親朋好友、鄰居甚至是公車上的婆婆、或同餐廳隔壁桌用餐的陌生人 所以當下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反正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只覺得這位阿姨問的問題都直接切入重點呀!而且好像很熟悉各類的疾病   對話的過程中蔓蒂媽的視線一直都落在我家不斷蠕動的鑲金兒身上(他快逃脫我的懷抱要衝下去玩了) 所以其實我沒有很注意聽阿姨的話,也只能簡單的回話!   而通常對話到這裡時,接下來大概會問的都是「怎麼會這樣…」「蛤~是哦~」 但阿姨說的卻是「這樣媽媽妳好辛苦呀~」 當我已經準備要脫口而出說「胚胎在形成時產生了瑕疵吧!」時 卻被阿姨突如其來的這句話給愣住了!! 轉過頭來看著阿姨…阿姨的視線一直落在我兒子身上 蔓蒂大概愣了5秒鐘,然後說「不會啦~他比較辛苦」(轉頭看著我兒子)   中間大約有30秒的時間,我們都沒有開口 過了一會,阿姨突然對我說   「我有一個女兒」   聲音很小 很輕 很慢 這時候阿姨只要一開口我就會轉過頭去看著他,他已收回視線望著遠方 阿姨此時的表情,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阿姨:「極重度身心障礙」 阿姨轉過頭看了我一眼,紅了眼眶,並語帶哽咽的繼續說著           阿姨:「前陣子走了」               蔓蒂媽轟的像被雷打到一樣的盯著阿姨看,阿姨收回遠望的視線看著我微笑的說   阿姨:「30歲」 因為忍著眼淚,這個30歲講的好小聲,小到我必需重覆確認一下是否有聽錯?   蔓蒂:「30歲?」 阿姨微笑的點點頭並從皮包裡拿出手帕擦拭著淚水,不再說話 而我兒子也在我傻住時跑走了…回過神看了阿姨一眼,只能跑去追我兒子   我終於懂了,為什麼阿姨會說出那句「這樣媽媽妳好辛苦呀~」的話了 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說過,除了這位阿姨!     當我們看完診準備離開時,阿姨還坐在那個位子上 旁邊換了人,阿姨已收起淚水,時不時的與旁人聊天,偶爾看看我追著橫衝直撞的兒子     如果可以 我很想多陪阿姨說說話,聊聊天 無奈我兒子太難控制><(怒)   離開時我拉著兒子去向婆婆說拜拜,然後我輕輕的向阿姨說了句「加油」才走       阿姨微笑中的眼淚… 極重度身心障礙… 30年… 還有滿腦子的問號… 一整天都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那該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該是怎麼樣的一個生活 那該有多痛,那該要多辛苦 要多勇敢,才能撐過30年 要多堅強,才能面對孩子最終還是離開的事實   整天下來好幾次想起阿姨,都是咬著牙硬著忍住不讓眼淚流下來 同為一個母親 我想 我明白阿姨的眼淚   它包含了太多的希望、太多的辛苦、太多的不捨... 但更多的 是愛 對孩子的愛     阿姨 孩子沒有病痛了,她今生的學分修完了,去當天使了 所以,別哭 若有來世...請她再來當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