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剖腹產就是這麼一回事 - PART1

快點趁著記憶猶新時紀錄一下吧~ 有別於第一胎自然產在孕末期痴痴地等待產兆來臨這次預產期和醫生敲定好之後 就開始每天慢慢地進行待產計畫 終於在卸貨前一週 把小吐司的冬衣、夏衣和過期的衣服分類放置好 不然

快點趁著記憶猶新時紀錄一下吧~ 有別於第一胎自然產在孕末期痴痴地等待產兆來臨   這次預產期和醫生敲定好之後   就開始每天慢慢地進行待產計畫   終於在卸貨前一週    把小吐司的冬衣、夏衣和過期的衣服分類放置好   不然   以吐司爸爸每每總是拿出最舊、最不合身的衣服幫小吐司換穿   實在令人很擔心我坐月子期間   小吐司的穿搭會是多麼地獨樹一格     這次的孕週期間   也許是年紀關係 (唉嗚!年輕真好~)   又可能由於前置胎盤的緣故 (難怪醫師一開始就直言這胎會比較辛苦喔!)   總覺得不適的症狀特別多   足底筋膜炎、坐骨神經痛、腰酸背痛、脹氣、便秘、下腹壓迫...等等   總之,倒數計時之際   有股終於可以卸貨了的輕鬆感     生產前三天   帶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   分批將家裡待洗的衣物、床被單處理好   也將地板重新用茶樹精油拖過一遍   待產包和小吐司的托育整理包全都檢查備妥了   嗯嗯~ 還有洗頭  (這超級重要的)   生產前一天的重點工作就是上美髮 salon 好好梳洗一番   晚上狠狠地飽餐一頓!!!   準備明天上戰場~       剖腹產的最大好處就是   推進產房前  一切都能按部就班   所以  根據時間表   12/8  早上七點半需到奇美報到   不過  雖然鬧鐘設定六點    但早早五點多就醒來等鬧鐘了   起床後  悠哉地刷牙、洗臉、洗完澡   擦好基礎保養品  換好衣服   準備起身將小吐司喚醒送到阿嬤家時   感覺不對了...   怎麼瞬間覺得有股暖流  源源不絕地往下湧出   傷腦筋  才剛洗完澡耶   但這分泌物的量多到讓人困擾   好像必須要馬上去換條小褲褲了   沒想到褲子一脫    低頭往地上一瞧   腦中一片空白     一攤血耶!!!   是傳說中的大出血嗎?!   有點嚇傻了   驚呼 Eric 快來鑑定一下 (哈~ 是來幫忙善後啦!)   這下子!所有進度都要加快了...   幸好所有待產用品早已準備就緒   路上一直和 Eric 討論   這情況究竟要前往產房還是急診室報到呢?!       早上7點半   到奇美產房報到後   先跟護士自首:「我早上有出血狀況...」   護士習以為常地回應:「沒關係,反正你要開刀了!」   護士請 Eric 在櫃檯處辦理住院程序  而我換好手術服後   就在獨立的待產隔間等待進行一連串的術前準備   由於持續出血中   所以原本寬鬆鬆的手術服內還是加穿了小褲褲和產褥墊   護士第一次進來檢查時   發現產褥墊上的出血量後緊張地問:   「ㄜ~ 這量不少耶!怎麼沒早說」   ㄟ!有呀... 不就跟我說要開刀了沒關係嗎~  冏       所謂的術前準備呢  就是驗尿、測血壓、量體溫、測胎心音、 抽血、 打點滴、除毛、心電圖等等...   所有安排就緒後   起身坐在輪椅上   唉呀呀!真的開始緊張了   突然有點便意   大便或小便都好   就是想去一趟廁所   但護士提醒    由於正在出血  除非非常緊急   否則不要隨便大便    因為奇美醫院規定先生無法進手術室   Oh~ 終於來到要自己面對的一刻了 !       早上10點   被推進產房後  經過彎彎曲曲的走道   來到了手術室   有別於第一胎進產房時已慘痛到緊閉雙眼   這次可以非常清醒地觀察四周環境和醫護人員   但心情一刻也無法放鬆   挺著一顆巨大的肚子笨重地爬上產台後   一種未知的恐懼感排山倒海而來   牙齒開始不自覺地瘋狂抖動   後來  一位護士湊近問我   「你會冷嗎?我幫你開個暖風」   說完  便將一根輸出暖風的管子放進我衣服領口   其實我不冷呀  還緊張到有點冒汗   這期間  可以很清楚地聽到手術室裡的各種聲音   護理人員忙進忙出的腳步聲   刀具器械鏗鏗鏘鏘放置的聲音   推車來來回回的車輪轉動聲   嗯~ 還有個護士剛走進來說到:   「喔!我昨晚失眠耶,等等我一定會恍神...」   ㄜ... 大姊   您真愛說笑  ><       沒多久  護士過來詢問了一些問題   請我側躺弓起身子為做麻醉而準備   有了第一胎打無痛的經驗   大概了解是怎麼一回事   不就是像煮熟的蝦子一樣捲起來嘛~   沒想到這平時看起來沒什麼難度的姿勢   對當時大腹便便的我而言好具挑戰性   尤其壓迫下腹部時  總感到劇烈疼痛   於是 護士得一直用手幫助我固定膝蓋   實在很想知道打麻醉後  藥效多久會開始運作   緊抓著那護士的手問: 「請問妳是麻醉醫師嗎?」   護士以為我有很重要的問題要交代醫師   忙著安撫我:「不是喔!你要找醫生嗎?!」   呵呵~ 當下也不好意思發問了       躬身等了一陣子後   來了來了  麻醉科醫師開始在背後塗塗抹抹   冰冰涼涼的    每碰一次  整個身體自然反應就縮一下   也因為一直擔心著下針那一刻   所以四肢呈現極度緊繃的不自然狀態   護士數度輕拍我雙手:「媽媽!放輕鬆,妳不要那麼緊張啊」   持續叮嚀:「等等下針,千萬不能動呀~」   如果說,打麻醉是剖腹產最可怕的瞬間   應該沒有媽咪會否定吧...   冰涼痠痛感一路由脊隨下針處往下延伸   據術前和麻醉科醫師會診時所言   這針非常的細  猶如頭髮一般   總之  在吸氣後暫停停止呼吸約二三十秒  麻醉打針順利完成了       還在擔心藥效何時開始   護士已經開始在肚皮進行消毒動作   「有沒有感覺?」護士邊塗邊問   漸漸地  腳趾頭開始不聽我的使喚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奇怪感覺   試過幾次後  決定放棄掙扎   因為動彈不得的fu其實還挺恐怖的   突然傳來主治林醫師的聲音:   「來~ 我們開始囉!」   蝦密?! 這麼快   說來就來  我還不知道我準備好了沒耶   好想大喊等等等等 ... 一下   不過說也奇怪  進行了好一陣子  完全不知道醫生下刀了沒???   感覺不到有任何進展   沒有想像中肚皮被拉扯的情節   偶而 會感覺到身體下的床輕輕地晃了晃   此時 終於又聽到林醫師的聲音了   他~在~報~時!   哇哇哇... 這代表   我的二號寶貝 〈好事多〉出生了啦         等待了約莫五到十秒鐘   這小子哇哇哇的哭聲由小漸大   終於  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   聽到他飽滿的音量持續地播放   不知怎地眼眶浮上了霧氣   持續顫抖的雙唇這下子抖得更精彩了   原來電視劇演得一點也不矯情呀   小寶寶的哭聲還真的很催淚!   此時  護士湊到耳旁輕聲地說:   「媽咪!等等會將寶寶放在你胸口喔~」   好呀好呀!快來快來   我好期待...         儘管〈好事多〉那小子哭得豪放   林醫師認真的聲音倒也聽得清楚   「這邊 ... 看到沒     這邊滿滿都是豐富的血管 ......」   因為術前爬了不少文章   大概了解林醫師現在正在進行最令人緊張的一部分   前置胎盤是否引發傳說中的大出血 或 植入性胎盤   此時正是關鍵!   緊閉雙眼默默為自己祈福   唉唷~ 人太清醒就會幻想太多情節   很擔心隨時聽到心電圖機器加速的「逼逼逼逼」聲   就像電視上演的那樣   醫師通常會接著說:「快... 緊急輸血 ...」   噗 ~ 幸好平凡人不會有如此戲劇化的發展   護士抱著〈好事多〉來阻止我胡思亂想了         很神奇  原本哭的澎湃的小傢伙一有了溫暖依靠   馬上就安靜地蜷伏在我胸口上   不... 因為胸下有布簾圍著   正確地說   〈好事多〉是趴在我脖子上   為了多看他幾眼  眼睛和脖子都要抽筋了...   又因為壓住氣管   數度好想咳嗽  但又怕震動肚子壞了大事   憋得眼淚這下冒得更厲害了   是說   這樣第一時間的親密接觸  真的好療癒!         「好事多」安穩地窩在身上好一陣子後   護士抱起他去整理整理   量量身高、體重   一離開溫暖的胸膛  馬上又哭得像個小老頭一樣   這種親密的母嬰連結   好令玻璃心的媽媽著迷喔~   聽過不少朋友經驗分享   看到寶寶平安出生後    大多就會進入反覆的疲累昏睡期   奇妙的是 我的神智反倒是越來越清醒   閉上眼睛靜靜感受下腹部微微的震動   等了大概有一世紀那麼久的時間後   查覺到下方的人員漸漸離去   是大功告成的意思嗎?!   究竟是縫合了沒?我脫離險境了沒?   因為緊張而握緊的雙手自躺上手術台後仍是不敢鬆開...         終於  氧氣罩、暖氣管、手術遮罩一項項除去   身旁也來了一車病床    我知道  這下可以真正鬆一口氣了   護士將我一旁身底下的布高高拉起   床頓時傾斜一邊   整個身體順勢滑進了那病床   準備前往恢復室觀察休息囉!       出產房時   護士對接手的護士交代手術事宜:   「她應該是太緊張了,所以心跳高達170 ......」   哈哈!誰生孩子不緊張呀?!   手術結束後需要在恢復室觀察一個小時   無礙後才能回病房休息   和第一胎一樣   生產時產房總是很熱鬧  產婦特別多   差一點點沒有單人病房可以入住   「好事多」的生辰時間並沒有指定   (醫院指定手術時間是要加價的喔~)   但手術順利  恰好正是我喜歡的時間   太好了  心想事成 ^__^         到了恢復室   以為可以好好睡上一覺   但精神卻還是好的出奇   也沒發生頭暈、嘔吐等護士提及的術後麻醉症狀   緊閉雙眼   耳邊持續聽見恢復室裡的「各種」聲音   此起彼落的呼吸聲、逼逼聲、呻吟聲、嘔吐聲、電話聲 ~    期間  護士會反覆按壓我的肚子、大腿   確認我是否有感覺   直到左大腿稍微能感覺到護士按壓的力道   已是一個半小時後的事   終於可以回病房了   推回病房途中   見到 Eric   很興奮的搶過他的手機看看「好事多」的照片   討論起究竟是像爸爸、像媽媽   還是像吐司   談笑風生的樣子著實讓身後的護士很吃驚   其實 我心底倒是開始默默擔心起   下午如果麻醉藥退了   究竟會有多痛!      《 to be continued 》 ☆ 延伸閱讀:Birth Day - 自 然 生 產 全 紀 錄 ------------- ★歡迎來 FB小吐司 - Sharon 成長紀錄 粉絲專頁    與您分享更多育兒及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