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渡口與渡船

在水一方,江河湖海有無數渡口和渡船。礁石不遠有一處渡口,呈月牙形敞開。渡船每隔一個小時忘返江洲一趟,目光遠遠注視渡口,人影密佈。清閒地坐在礁石上觀日出日落,江面空曠遼闊,清晨,一輪火紅的太陽從下游水平

在水一方,江河湖海有無數渡口和渡船。礁石不遠有一處渡口,呈月牙形敞開。渡船每隔一個小時忘返江洲一趟,目光遠遠注視渡口,人影密佈。清閒地坐在礁石上觀日出日落,江面空曠遼闊,清晨,一輪火紅的太陽從下游水平面緩緩而升,染紅了一江東流水。江洲距南岸近,江對岸輪渡隱約可見,天氣晴朗,連對岸的江洲岸邊垂柳風姿,堤壩上房舍窗口都十分清晰鑲嵌眼簾。而距離遠長江北岸只是隱隱約約江岸線,時而朦朧隱藏在雲霧之中。 渡口與江洲洲頭村遙相呼應,江洲是長江中下游最大江心洲。這是一處小型輪渡的渡口,只供小型機動車量和人乘船過渡。我有時前往渡口觀風景,渡口十分簡易,江堤上有條彎曲便道通往市區濱江大道,渡口堤壩上分佈幾家簡易小賣部,屋前搭上棚,擺上桌椅長凳,成了過渡人歇腳場所,還有拉客摩的排成一條長龍翹首以待。 采沙運沙旺季,礁石周圍散落了很多運沙船,大大小小的船拋錨在礁石邊,也有兩條船系在一起。江中東西往來的船隻川流不息,一溜煙望不到邊,江中巨輪過後,礁石撲上一層浪花。每天清晨,極目遠眺,渡船從江洲渡口掉頭起航,大約半個小時,輪渡靈巧地橫江而過,遠遠眺望,柳葉似的渡船恍然八仙過海從天而降,機鳴聲由遠而近,渡口敞開寬闊的胸懷,溢滿船腹男女老少挑擔提藍,還有呼嘯的摩托車魚貫而下,渡口開鍋似熱鬧起來。 早上第一班輪渡人最多,輪渡一靠岸,緩緩放下吊橋,“突突”機動車發動尖嘯,還有喧鬧的人語聲以及招攬坐車吆喝嘈雜音,守望在渡口菜販子一擁而上討價還價。渡船艙騰空後,在渡口等船的人和摩托車又魚貫而上,把船艙塞得滿滿的。渡船發出轟鳴聲,船頭緩緩吊起鐵橋,驀然回首調轉船頭,加快了速度向江洲橫江淩波而去。船過後,江水逐浪,均勻地呼吸,又輕柔波動著,白顫顫地嬗遞著五線譜似的音符,仿若光亮成金色的清風,有節奏地拍打礁石,吞風吐水,猶如抑揚頓挫的鼓點。 注目遠去的渡船,渡口寂寞冷清多了,心開始落寂起來。忽然想起家鄉原始的擺渡人。 記憶中回故鄉要經過一條小河,河水很清,清得可以看清水底鵝卵石。那時沒有橋,每次回故鄉都要等擺渡人過來擺渡過河。那時擺渡不收費,擺渡人屬於公社記公分,沒有機動車,連摩托車都沒有,渡船很小,十多個人就把船塞滿了。擺渡人揮動雙臂前弓後仰劃動雙槳,天上雲彩沉澱在清澈河底,船走雲移,就像一幅古樸水墨畫。後來修了座橋,就再沒有擺渡的船。再後來河水改道,那條清悠悠河流消失了。現代人心靈閉塞,江邊渡口的熱鬧不屬於我,那些為生活奔波的人,他們來回穿梭在長江彼岸,忙碌而又充實,或許發生桃花渡愛情故事,他們有屬於自己心靈渡船。而我只是一個“閒人”,有首詩形容此刻的心境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 因過竹院逢僧話,偷得浮生半日閑。 有幾次想坐上渡船到江心洲去,江洲就像一條巨大的航空母艦,四面環水,方圓幾十公里,長江從江洲洲頭分流而過,然後在洲尾匯合在一起,浩瀚東流。礁石對岸的洲頭,如一艘逆水行舟巨大船頭,要是天氣不好,或大霧、或大風,渡船就無法起航,這一江波濤就阻隔江洲人的行程,還會影響到每天在渡口守株待兔摩的司機和菜販子生意。 當黃昏後太陽沉落在地平線,夜色漸濃,目光看不清江對岸房屋的輪廓,巨大陰影吞沒了近水遠景,渡口籠罩在夜色之中。不遠處橫跨長江大橋流光飛彩的燈光,宛如天上斑斕的銀河,星光閃爍。喜歡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僅僅是因為我喜歡看海。喜歡面朝大海春暖目光追逐東流水,水天相連,江畔燈火璀璨。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江邊的礁石,心中卻總漂泊著江洲在水一方已拋錨的渡船,還有岸邊楊柳以及金色的沙灘,心中默默地祝福: 但願天下河流都有橋。 但願天下人心與心相連。 但願每個人都有心靈的渡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