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當媽之後就不能有自我嗎?

女兒現在兩歲8個月,最近只要她醒著的時候,每分鐘都聽到至少一句「媽咪,我想要⋯⋯」。雖然都只是些生活鎖事,拿杯子、尿尿、聽CD、換褲子,但滿足了女兒生活中這麼多的「我想要」後突然產生一種疲乏感,也意識

女兒現在兩歲8個月,最近只要她醒著的時候,每分鐘都聽到至少一句「媽咪,我想要⋯⋯」。雖然都只是些生活鎖事,拿杯子、尿尿、聽CD、換褲子,但滿足了女兒生活中這麼多的「我想要」後突然產生一種疲乏感,也意識到打從婚後自己一直在滿足別人的「想要」,不但沒有自己的空間、時間之外,就連為自己考量的想法都沒有。現在就算買衣服也不會選擇自己「想要穿的」,而是想著必須陪著女兒玩耍,要寬鬆、易活動、易清洗的款式。 「我想要什麼?」 為女兒煮飯、洗碗、洗澡後才想著要躺一下舒緩腰部的痠痛,女兒便會走過來對我說「我想要大便」,想都沒想就跳起來帶女兒去廁所。⋯⋯ 意識到就連自己失去了為自己設想的情況,一股難過的心情湧上,眼淚也情不自禁流出。 在懷孕期間曾有一次我和先生在討論以後買房子的地點,我提出在備案地點沒有學習語言的機構,我對先生提出自己對學習語言的看法是要能夠不限年齡、職業與人交流,進而擴張主要生活圈是很好的生活方式。我在描述這段看法時心裏想得是未出世的女兒,但卻聽到讓我 默然的回覆。 他說「怎麼妳都要當媽了還是以自己為中心去考量事情。」他以為是我想去學習語言機構。但,就算那是我未來的計畫又有何不可呢?難道成為了太太、成為母親,就注定只能為家庭犧牲奉獻而活嗎?婚姻假如不是墳墓,那為何不能夠擁有夢想?沒有了夢想人還是活著的嗎? 打從自女兒變成別人的媳婦、太太,要視公婆為父母、要適應公婆家的生活習慣、要對公婆家的謙遜有禮,沒有交集也要保持友好關係,要幫忙打理公婆家家務,不管先生自己以前是否曾幫忙過。這些不論能否適應都必須適應,並且是別人和我先生視為理應做到的事。 身為丈夫的只要有在工作賺錢,就算回家橫躺著也自動升級為好先生。 懷孕後麻煩來了,就算告知是不能喝酒的體質,還是被要求懷著感恩的心喝下又油膩重酒味的補湯;就算身體不適宮縮頻繁醫師提醒多次要多躺少動還是被公婆要求要多走動,老人家認為這樣孩子才生得出來。好似會幫我講話的先生卻會在我累得想在床上休息提出夜晚要求,當他完事倒頭大睡,我卻在浴室因宮縮疼痛站不起來;若是拒絕要求還會耍性子隔天整日鬧脾氣,有夠幼稚的。 女兒出生之後我堅持以自己的方式照顧她,每人抱女兒前我堅持一定要先洗手,也不允許大人把咀嚼過的食物給女兒餵食,與傳統的公婆產生極大反彈,傳統的先生也將舉動視為對父母的不敬。這是我在婚後首次捍衛自己的想法、做法,結果卻是衝突不斷,以往對種種不滿一觸即發。 女兒出生後原本就靈敏的嗅覺變得更加敏感,ㄧ絲絲飄散空氣中的菸味、燒香、金紙,只要聞到這些味道立刻是帶著女兒能閃就閃。我總是納悶著為何嫂嫂懷孕期間,她先生毫不避諱在一旁抽菸。孩子出生後,學爬的孩子好奇地在客廳探索著,身為父親還能在客廳椅上輕鬆自若的抽著菸,居然還沒有人出面阻止。 若不是我一直對先生強調二手菸、三手菸有害,極有可能我的女兒也會深受其害,畢竟就連目前懷著第二胎都還是要多次提醒先生。我和女兒不在時,他會在開車時,房間、或是隔壁書房以及浴廁抽菸,這些都是第三手菸危害。女兒在外頭玩耍時,也會在她身邊抽菸,站得更遠的我都吸得到濃濃的菸味了何況是女兒了。懷孕不能抱女兒的關係,在女兒需要被抱著的時候必須請先生代勞,找到空檔就來ㄧ根的他更是經常在丟了菸蒂後立刻抱起女兒請她吸二手菸。 孕婦在孕期食衣住行有數不清的限制,有些是有其根據,有的莫名奇妙,我百思不解為何孕婦「不能拿剪刀」,卻可以拿菜刀。雖然出發點都是為了腹中胎兒的健康,卻處處限制孕婦自己日子照舊過得很爽,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行為對孕婦及胎兒的傷害,旁人也就不好干涉,要當父親的人也如此真的讓人心寒。 既然生活會因婚姻、會因生孩子而產生改變,那就不會只是媽媽的事,有人會成為父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很多人容易忘記才出世的孩子要面對的是全然陌生的人事物,關懷孩子的親人們該要做的是幫他們營造溫暖合適的空間,而不是讓孩子去適應大人的世界。 陪伴女兒成為我的生活重心,在心境、生活上要從女兒為出發點來考量,很多時候也樂在其中。但畢竟一路上也算風風雨雨相當坎坷,其實得不到支持的媽媽們會很孤單,出現低潮期時若沒有抒發的管道很容易憂鬱的。還好生活圈內還是有理念相同的父母,心情煩悶時彼此可以相互交換意見,聽聽他們在生活中如何安排私人時間,充電後又能夠再回來繼續為人父母的身份。 我常常跟女兒說她最愛的人應該是她自己,也希望女兒能夠知道女人不是嫁人了、生孩子了就只有不斷的犧牲,不管她以後有什麼身分,人生到了什麼階段、步入婚姻與否,只要永遠可以保有、可以實踐自己的夢想,多愛自己一點真的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