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對於美好的城市充滿無限回憶

這座城市,對於我來說,充滿無限回憶,開始美好的,而後悲傷的。來來往往,終究還是鬼使神差的再次回到了這裏。在曾經我們熟悉的街角看到你代言的廣告,那麼不屑,那麼張揚的再次出現在我本已平靜的生活裏。意外的聽

這座城市,對於我來說,充滿無限回憶,開始美好的,而後悲傷的。來來往往,終究還是鬼使神差的再次回到了這裏。在曾經我們熟悉的街角看到你代言的廣告,那麼不屑,那麼張揚的再次出現在我本已平靜的生活裏。意外的聽到了幾個小女生在聊你,大概和我一樣,是看到你的廣告。 低頭從口袋裏拿起手機,打開搜索引擎,輸入你的藝名。是那雙桀驁的眼睛,永遠都讓我無法忽略。原名那一欄赫然的寫著我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原名早在微創植髮意想之內,沒有任何驚訝。或者該說,在國外的時候,閒暇的時候也看了不少國內外的娛樂新聞,偶爾翻閱到,還是故意逃避,努力不讓你打亂我有節奏的生活。 沒想到,在我離開的這幾年,你真的向著那個方向發展了。那個時候,我們都天真的覺得明星是多麼光鮮亮麗,聚光燈是多少的有吸引力,而今看到你成名後一堆一堆的緋聞後,才發現,其實生活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很多。 那個時候,見面不必預約,什麼去紋時間都可以,可是現在,無盡的通告。那個時候,見面的時候不必有任何束縛,不必擔心有人會拿來做文章,可是現在,稍不留神,就會給八卦的媒體乘虛而入······也許是平日裏娛樂新聞看多了,才會覺得大抵和媒體有接觸的工作都必須要有一定的謹慎性。 多年後,我回來了,你還在原地等我嗎?緋聞纏身的你,是否還記得曾經和我在學校林蔭道間的櫻花樹下的約定。那一天,你包涵申請的看著我,握緊我的手說,等你成名後就會娶我。可是沒過多久,我卻殘忍的對你說分手。在同樣的地點,卻是不同的後來,難怪都說造物弄人。其實,並不是不愛了,而是太愛了,不想用卑微渺小的我去束縛太過優秀的他。 買了張你的演唱會的門票,座位不在前面,怕被你看到,但想想那麼多的歌迷,我這麼沒有個性的人怕是淹沒其中也找不到吧,也就沒有在意。沒想到,在你演唱會的過程中攝影機掃描到了我,還放在了大螢幕上,也許是我和周圍狂熱呐喊的歌迷相比顯得太過於平靜才反而讓別人注意到了這麼平凡的一角。 本來只是想遠遠的看到你現在風光的演藝生活,沒想到你卻讓我上臺,我想這是所有知道環節的人都出乎意料的吧,可他們也只能聽從你的話,畢竟他們需要你為他們在耀眼的燈光下創造他們需要的剩餘價值。不知道你是因為看到我而改變了固有的程式,還是想譏諷這個當年拋棄你的背叛者,又或兩者兼而有之。 近距離看你,才發覺你的手腕上還帶著那時候在學校的地攤上買的廉價的手鏈。那時候,生活不夠富裕,卻每天也熱熱鬧鬧的笑過。手鏈是一對,可你一直都不願意戴你的那一條,說太過女性化,以至於分手的時候都沒看到你戴過,而我卻一直戴的不亦樂乎。可是現在,看到手鏈已經由原來的白色慢慢的露出它原本並不好看的顏色,由此可以知道主人經絡治療已經戴了很久。也許只是巧合吧,也許他只是想讓自己記得那一條手鏈帶來的恥辱感,然後等機會報復。 看到你帶著妝容的面孔覺得好陌生,好像是戴著一副面具,卻唯有那雙執著的眼睛讓倉皇的我想逃避,世界仿佛安靜,時間似乎停止,我卻如坐針氈。而後,你對著台下幾千的觀眾說,你要把手上那條手鏈送給我,因為你曾以為那個主人會回來,可是發現,你成名了,她卻仍舊沒有回到你的身邊。看似是對著台下一張張驚訝的臉說的,實則是說給我這個當事人聽的吧。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拿著那一條殘留著你的體溫的手鏈回到座位的,好像有許多羡慕的聲音和一直閃爍的攝像機,可是我只知道我找到答案了,你已不在原地等我。 這個世界永遠沒有誰會一直站在原地等誰,就像沒有誰規定誰必須愛誰一樣。可我知道的事是,我心裏的某個房間會永遠屬於你,沒有任何人可以走進。每一個易開罐都有一個唯一的拉環,可是我想你把你的拉環扔在了那年的櫻花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