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編輯中的媽媽經

是。這一切都要從這根199開始說起。其實原本沒打算在人擠人的龍年懷寶寶,不過既然緣份到了就開心的接受。101.01.11媽媽發現你的到來!之前還以為可能沒有你,抱著爸爸哭了好久;媽媽和爸爸非常高興你來

  是。 這一切都要從這根199開始說起。 其實原本沒打算在人擠人的龍年懷寶寶,不過既然緣份到了就開心的接受。 101.01.11媽媽發現你的到來! 之前還以為可能沒有你,抱著爸爸哭了好久;媽媽和爸爸非常高興你來當我們的小孩喔! 在孕程中,媽媽最在意的是什麼? 我想莫過於寶寶的健康吧!我也一樣,每次產檢都會盯著那張其實看不太懂的超音波照片,問的問題都一樣:有長大嗎?健康嗎? 再來呢?會不會好奇寶寶的性別? 其實媽咪我希望是個小女生,因為實在是幻想太多次幫女兒剪妹妹頭、穿澎澎裙的情節了。 至於我的寶寶,呃…剛開始也不太想讓我們知道是男生是女生,怎麼說呢? 因為大約12週醫生說:應該是男生喔(澎澎裙掰掰) 又到16週時醫生說:是女生(澎澎裙!) 嗯?上次說是男生ㄟ。 醫生:那應該是臍帶,是女生(澎澎裙!!!) 一直到20週高層次醫生:是弟弟喔!(那呢?!) 確定嗎?我們一直被晃點… 所幸醫生用超音波直播寶寶腿開開給你看show,嗯,很清楚。 就這樣,我確定了小龍包(因為爸爸愛吃小籠包)是個男寶寶。   接下來就是乖乖產檢,每天照三餐吃維他命、魚油、鈣的日子。 應該就這樣了吧?NO! 因為龍年的寶寶太多了,原本以為產檢都是一大早上網預約就好,沒想到…   對!連生小孩都要排隊! 如果妳沒排到,妳一樣可以產檢到要生產,但是抱歉,沒有產房、沒有床位給妳! 為什麼?因為醫生護士跟龍寶寶的比例差太多,院方表示無法負荷。 小龍包的預產期是在9月底,所以我6月就跟爸爸早上6點半去醫院排隊領號碼牌。 那麼早應該排的到吧?NO! 我們到的時候看到的景象,是有小天后或是小天王來辦簽名會一樣,通通都是人,從婦產科排到眼科了! 而且聽說第一位阿嬤是幫女兒排,前一天晚上就睡在醫院了!我的天啊! 醫院只開放180張牌,我拿到是160,當天是有多緊張你知道嗎?超級怕沒拿到我要去路邊生了! 結果呢?拿是拿到了,但這件事情也上新聞了,也許是媒體壓力之下,醫院之後取消了生產預約,所以,那天我把拔跟只是來湊熱鬧的,把拔還請了假,真是… 到了懷孕後期,每天都在期待日子到了那一天,9月底,我9月底就可以看到小龍包了! 不過,就在8月中的一個颱風天,不小心滑了一跤,屁股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現在想起來真的是沒有經驗,不能因為覺得沒事,當天或是隔天應該要去看醫生的,呃…就這樣過了一禮拜。 8月25號的凌晨2點多,跟平常一樣都會起床上廁所,但這次感覺很奇怪。 我:把拔,我一直再流水ㄟ… 把拔:!!(一秒就從睡眼惺忪到完全清醒!)那…要去醫院嗎? 凌晨3點到醫院婦產科急診,護士說:我幫妳看一下(內診) 然後我就感覺護士用手指勾破某種東西,水就嘩啦嘩啦的流出來了! 護士:妳要待產囉,先生先去辦手續吧。(蝦會?!) 我還跟護士說我還有一個月ㄟ,這… 只換來一句:破水了,不能放囉! 什麼什麼!我還沒準備好耶!我原本打算用一個月的時間來蘊釀情續的說…   待產。 應該是所有媽媽不太想回憶的片段。我也是。 開一指還在跟把拔聊天,對著他不知所措的臉開玩笑,沒多久就跟他說:不要跟我講話! 陣痛就像嚴重的經痛,而且痛到加冷筍! 進產房後唯一想的就是:我的媽呀我快掛了!快點結束這一切! 好在我的小龍包孝順沒多久就生出來了,但可怕的是醫生按妳子宮時會覺得:不是結束了嗎?怎麼還有那麼痛的! 孰不知過三天還有餵奶擠奶的錐心之痛>< 不過這些只要看到寶寶就都可以忍耐,真的是很神奇! 啊……媽媽們,給我們自己拍拍手!我們好厲害,對吧! 我的小龍包睿睿出生才2270g,早產應該長肉肉的最後一個月沒待著。只能靠媽媽加油了! 親餵。 救命啊!怎麼那麼痛!真的是痛到會漏尿! 把拔幫我按摩按到我想扁人,只為了一個字『通』,通是通了,但我整個胸部也黑青了。 為了寶寶健康,再怎樣都要忍,做月子的這個月其實也很難休息,要擠奶更是花了不少的時間,加上還在了解寶寶哭的原因,真的是會跟寶寶一起哭啊…     更想哭的是,我的睿睿黃疸指數過高,必需住院照光。 也做了如果是病理性黃疸必需輸血的打算。 才抱沒幾天就要離開媽咪的身邊,真的是很煎熬啊… 當小孩在醫院時,我還是每天送母乳去,但也不堅持只能喝母乳,所以就搭早產兒的配方奶一起。 住了三天,好不容易指數降到安全範圍,終於可以回家了。 睿睿並不是重吃的小孩,比較愛睡覺,但也許是因為腸絞痛,所以每天到了晚上12點,一定是哭到天花板都掀開了才會睡覺。媽媽再次跟著小孩一起哭,唉… 要哭都沒關係,多累都沒關係,但是… 因為沙門氏菌住院就有關係。 睿睿在快4個月的時候,感染了沙門氏菌,喝奶就拉肚子,是像青苔的顏色,可怕的是,還有帶血。 這五天住院,原在花蓮出差的把拔馬上趕回來,我跟把拔體驗到什麼叫心如刀割。 某一天下午醫生打電話給我講了件無法承受的事…… 醫生說雖然現在白天還是有點微熱,但活動力還算不錯,只是晚上都會燒超過38度,因為擔心病菌會跑入血液中到腦部,怕會變成腦膜炎,所以必須請我簽一張同意醫生抽取脊髓液去化驗的同意書… 抽取脊髓液?他還這麼小,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不抽,要是腦膜炎就會影響腦部發育;抽,如果有後遺症,下半身不能動怎麼辦? 把拔想到了最可怕的決定:我們以後要一個智能不足的,還是下半身癱瘓的? 隔天,我們還是去醫院簽了。 不過好在醫生換了下一階段的抗生素,睿睿就沒有再發燒了,所以也不用抽取脊髓液。 現在雖然是輕描但寫,但那時的震撼是無法形容的。 自從睿睿住院後,我們就消毒酒精不離身了。 出門有些人會說:有這麼誇張嗎? 套一句把拔說的:經歷過才了解,而我們無法再承受一次了,沒辦法。   4個月後的睿睿也越來越好,雖然有幾次小感冒,但也沒什麼大礙。 當了媽媽才知道當媽媽的辛苦,對孩子掛心是無法停止的。 睿睿是早產兒,媽咪自然擔心他的發展,不過還真的很有趣,睿睿就真的都慢一個月。 8個月才會坐,9個月才開始爬,10個月才長牙齒。     能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是幸福的。 每位媽媽都有一本屬於自己的媽媽經,我這本還在編輯中。 只要睿睿能健康長大,對我來說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