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職場甘苦談】假面超人

【職場甘苦談】假面超人文/小米嘛 圖片來源:我是馬特(http://markleeblog.pixnet.net/blog/post/31494506)上廁所時,看見兩個還不錯的同事在聊天。跟著湊過頭

  【職場甘苦談】假面超人 文/小米嘛   圖片來源:我是馬特(http://markleeblog.pixnet.net/blog/post/31494506) 上廁所時,看見兩個還不錯的同事在聊天。 跟著湊過頭去,問道:『你們在聊什麼?』 只聽甲同事一臉怨氣,不開心地道:「你知道他剛剛跟我說什麼嗎?........」這個“他”,不消說,就是那個近來頗惹民怨的新同事了。一個職場,不論福利再怎麼好、環境再怎麼友善,總也會有幾個說好聽點叫格格不入、講難聽點就叫白目的同事,當然啦,每個人忍受程度不同、受影響的程度也不一樣,理所當然討厭的程度也有差了。 甲同事劈哩趴啦講了一串後,用又氣又無奈的語氣下了結論:「......可是我能跟他發脾氣嗎?不能!我能擺臉色給他看嗎?不能!我能跟他直接說:『這我不是教過你了嗎?』?不能!那我除了放下手邊工作好聲好氣再跟他說一次外,我還能怎麼辦?」 我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只能拍拍他,安慰地說:『我懂我懂。』這樣的安慰當然不著邊際於事無補,充其量頂多是當個讓他發洩的對象,稍吐不快而已。接下來我們能做的,依舊是揚起十點十分的標準笑臉,繼續回頭工作。 突然想起前幾天的會議。 會議前就隱約猜到主管要說什麼,沒想到會議時卻聽到主管硬生生將黑的說成白的,話反過來說也行。 聽到的當下我是震驚,眼睛卻不由得往上翻了過去,好在速度快得很,沒人發現眼珠早已周轉一圈。上頭的主管繼續說,這廂的我內心早已暗罵八百次,沒辦法,對於這種舌燦蓮花的人我始終不拿手,好理家在的是好歹經過了十多年的職場磨練,至少表面上看不出內心的波濤洶湧。 思緒又跳到年輕時的自己,剛出社會時實在是一張白紙,別說毫無工作經驗,就連做人處事的圓融都沒有,喜怒溢於言表,面對不喜歡的人就直接擺上一副臭臉,壓根不知道這樣會得罪人,說是低 EQ也不為過。也因為好惡分明,太容易被人看透,輕而易舉就被人抓住把柄。 在日本幾年又身處日商,怎不知日本人其實是個很虛偽的民族,鞠躬要鞠九十度,講話要講敬語;即使對你再感冒,臉上也永遠掛上笑容;你不會感受到他的不愉快,當然也不會發覺自個兒的缺失。 你可以說日本人很虛偽,但也未嘗不可說他們很懂得“自保”。 因為很多的時候,我們連這『表面功夫』都捨不得做。 在從前,我會對這種『表面功夫』很感冒,做人不是要誠實嗎?這不是我們從小到大的一貫教育嗎?憑什麼我不喜歡他,還要對他笑?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我就是我自己,為什麼要對討厭的人微笑? 出了社會才漸漸明白,很多時候真的只能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換個說法,也就是高 EQ,名稱改變了,感覺上似乎也就沒那麼刺耳了。 在職場上,你永遠會對你上面的那個人有所不滿,地位也好、工作態度也好、甚至只是一個小小的決定,你可能都會莫名其妙的反感,但是在下位的你,除了接受又能怎麼樣?再尖銳的石子也會在多次的滾動後成為圓滑的鵝卵石。 你可以生氣,可以討厭他,但是你不能忘記對他微笑,因為你和他還要繼續相處很久很久;你可以不為他著想,但是你不能不為自己鋪路。 不是不能生氣,但是我們還有好長的時間要相處,撕破臉對誰有好處? 只不過是表面功夫罷了,你可以不做,可以說你很率真;但是你也可以做,至少,你不會在不知不覺間多樹立了一個敵人而不自知。 只不過是表面功夫罷了,沒人叫你去喜歡他,但至少,別忘了“自保”。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也從是非分明的黑白郎君進化成假面超人了。無法,誰叫我們得要為五斗米折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