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報器
防走失背包
追奶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副食品

【育兒甘苦談】少女與婦女

【育兒甘苦談】少女與婦女文/小米嘛中午時,依比的腳似乎沒有消腫的跡象,緊張的媽媽還是決定先帶小孩去看個急診,安心也好。看完醫生後,眼看時間還早,當然不可能就這麼回家,於是又來到了千篇一律沒創意的南港C

  【育兒甘苦談】少女與婦女   文/小米嘛   中午時,依比的腳似乎沒有消腫的跡象,緊張的媽媽還是決定先帶小孩去看個急診,安心也好。   看完醫生後,眼看時間還早,當然不可能就這麼回家,於是又來到了千篇一律沒創意的南港Citylink,沒辦法,這裡有得吃有得玩而且還好停車,懶得想要去哪兒時,實在是一個好選擇。   又玩又跑又跳,遛了幾個小時後沒睡午覺的小孩已經呈現灰狗狗狀態,開始出現:「嗯~~(拉長音),我走很久了耶!」(明明才走兩分鐘)   「嗯~~(拉長音),電梯為什麼還不來?」(明明才剛走到電梯口)   「嗯~~(還是拉長音),電梯人很多很擠耶!」(其實根本也沒有人碰到她)   「嗯~~(再次拉長音),我都還沒玩到耶!」(都已經玩了兩三個小時了還沒玩到?」   於是當這個拉長音抱怨的:「嗯~~」又出現時,媽媽忍很久的理智線第N次斷裂,再度在路邊罵起小孩來了;因為實在太兇的關係,再次引來路人甲乙丙丁的側目,但怒火沖天的媽媽根本管不了那麼多,一點想要維持形象的念頭都沒有。   帶著怒火,在人還不是很多的美食街找到座位坐下後,才發現旁邊坐了六個看起來還是大學生、頂多剛出社會沒多久的年輕女孩兒。   一開始還擔心帶了兩個灰狗狗又盧小小的娃兒可能會影響到少女們,雖然時間還早,美食街人還不算多,但媽媽我桌子也擦了椅子也搬了,媽媽包放下了、連掛在身上的小依比都卸下來了,實在很懶得再去旁邊找位置。   趁著猴子拔去買晚餐的時間偷瞄了一下少女們,我的天啊,個個花容月色,就算不是國色天香,但一個比一個容光煥發,臉色紅潤不說,髮型有型好看,身上的衣服好看又得體。   相較之下桌子這邊的小米嘛我素顏亂髮不說,為了趕著出門看醫生,衣服還是隨便抓過一件T恤套上,連眼鏡都因為出門在外一整天汗流浹背早已歪斜地掛在鼻樑......。   這時,坐在鴨鴨旁邊的少女姐姐主動向鴨鴨示好,輕輕揮了揮手跟剛被媽媽罵完的鴨鴨:「嗨!」     接下來,這位人美心好的少女姐姐開始和鴨鴨說些:「你有沒有乖乖吃飯?乖乖吃飯才會趕快長大喔!」、「你的頭髮好漂亮喔!是誰幫你綁的?那你有沒有跟媽媽說謝謝?」......諸如此類的話,我們家這位出門在外做口碑的小鴨剛好就吃這一套,於是乎,整頓晚餐乖乖吃完還續碗,邊吃還不忘試圖和已經轉回去跟其他女孩聊天的少女姐姐攀談。整頓飯吃下來,要不是這孩子還不會背家裡地址跟電話的話,大概已經連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   少罵一個小孩,只要處理小依比的媽媽又趁機觀察了一下少女們,只見女孩兒們是悠閒地吃飯聊天滑手機,轉過眼來媽媽我是狼狽地單手吃麵抓小雞(依比),一手得空時夾兩條麵快速吸進嘴裡,另一手只要不抓著就會有小孩試圖爬起;人家是細嚼慢嚥,媽媽我是狼吞虎嚥,根本不知道自己吃進什麼東西。   等又快又慢(什麼東西啊)地解決完晚餐後,鴨鴨已經跟旁邊的少女姐姐變成好朋友了,開心地說著:「拜拜~~」,連小依比都揮著小胖手跟著拜拜,還不忘來個飛吻,引來少女姐姐們一片溫柔笑聲:「好可愛~~」   看到少女姐姐們的眼神,小米嘛我忍不住想起多年前的自己,想當年,在那個老娘還是姑娘的年代,還沒生子的小米姨我也超喜歡小孩,抱著別人的小孩時絕對是溫柔可人小心翼翼,曾經為了把點點哄睡沾沾自喜,還為了幫小皮利換過尿布洋洋得意,看到身旁的親朋好友生小孩就開始眼冒愛心,巴不得自己也趕快生一個屬於自己的寶貝。而今呢?眼裡的愛心變成怒火、溫柔細語也成了潑婦罵街。   和姐姐們道別後,才轉過身就忍不住和猴子拔說了:『好想告訴她們,孩子生了就知道。』   沒多久後,在去停車場牽車的路上,迎面走來母女三人,只聽媽媽邊走邊罵:「這裡路就這麼小了,是要怎麼牽啦?!」聽起來似乎是兩姐妹爭著和媽媽牽手惹怒媽媽。只見姐妹倆邊走邊爭,媽媽是邊走邊吼,即使已經隔了一段距離還是可以聽到爭執聲。   猴子拔牽著鴨鴨轉過身來笑著對我說:「邊走還是可以繼續罵。」   我轉頭再看了一眼母女三人的背影,忍不住說了:『這才是真實的媽媽人生啊!』   這是什麼?這就是少女與婦女的差別啊!人生~~~     #吃頓飯也感觸良多我內心戲好多 #轉眼間我已成了婦女再也不是少女了 #這又是勸退文無誤